成都6名新型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来源:成都6名新型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2020-03-31 00:48:10


《纽约时报》认为,疫情开始时,特朗普还因为弹劾而分心,对威胁公众安全和国家经济的疫情“不屑一顾”(dismissive)。直到2月底,他甚至声称新冠病毒即将在美国“奇迹般地”消失。据《卫报》报道,特朗普2月10日还提出将美国疾控中心的经费削减16%。

《卫报》还指出,特朗普执政期间,“反科学情绪在席卷联邦政府部门”。一位前任高级官员表示,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屈从于政治压力,“正在作出完全反科学的决定”。

“德桑提斯究竟在干啥???永远别选一个共和党人(当州长)!”

《纽约时报》对美国50多名现任和前任公共卫生官员、行政官员、资深科学家和公司高管进行了采访。他们表示,负责检测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等威胁的3个政府机构,即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和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都没能足够迅速地做好应对疫情的准备。即使科学家关注着中国的疫情肆虐并发出警报,这些机构的负责人也没有及时作出反应。

而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失误另一重因素。

当地时间3月28日,美国《纽约时报》发布报道《错失的一个月:失败的病毒检测如何使美国对新冠肺炎视而不见》(The lost month: how a failure to test blinded the U.S.to Covid-19),试图找到答案:由于技术缺陷、监管障碍、官僚主义和领导层事务等多重因素,美国早期未能对疑似病例进行大规模检测,使得美国“缺失了一个月”,白白错失了遏制疫情的最佳时机。

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托马斯·弗里登(Thomas Frieden)表示,美国直到“为时已晚”才进行严格的筛查,这暴露出整个政府的失败。

法国生物技术公司bioMérieux的检测系统BioFire在全美1700家医院应用,可以检测流感和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能够在约45分钟内提供检测结果。然而,该公司在2月中旬与食品药品监管局讨论后,直至3月24日才获得了测试的紧急批准。

韩国的监管机构则适时放宽了检测规定。据路透社18日报道,韩国政府在1月下旬就召集了20家医疗制造商的高管开会,要求他们协助开发新冠病毒检测方法。在这一会面的一周后,韩国就批准了首个检测方法;2月底时,韩国每天就已能够检测数千人7周后;会面的7周后,韩国已对29万人进行了检测。

报道称,政府官员之间缺乏信任是一重因素。美国卫生部长亚历克斯·阿扎(Alex M. Azar)负责监督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管局这两个机构,并协调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门应对流行疾病。但整个2月,阿扎认为疾控中心提供给他的检测数据不准确,他与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 Redfield)关系持续紧张。当公众对检测问题的批评加剧时,阿扎也无法推动美国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监管局加快应对速度或改变工作方向。